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神彩棋牌安卓手机app网页版_大发百家乐IOS 手机app -> 科幻灵异 -> 末世幼稚园攻略

438 六爷是个明白人(谢空白万赏加更4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晴朗的天空中,风都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切躁动的,焦虑的等待,在收到这条线报后,缓缓的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红色的朱砂落在面前的黄纸上,晕染出一小块殷红的印渍,一如某个无情无义女人的唇色,令人想念。

    重寒煜冰冷黑暗的内心,燃起一道曙光。

    起身,风吹着黑色的衣角,云纹在衣料上隐约翻滚,他丢下手中的碎笔,对站在落地窗外的沫沫奶奶,略颤抖着吩咐道:

    “去界山城!”

    他本对这个城主峰会兴致缺缺,回溯时光的阵法已经完成了十分之九,今年就懒得去看沈澜的嘴脸,如今……

    去吧!

    到了城主峰会的前一天,任务信息中心的人开始爆满,街上也是人挤着人,把个小小的界山城快要挤炸了。

    虞朝暮就在x的小门面里头,整了个玻璃冷柜,随便放了些蛋糕、面点之类的,卖的也不贵,比界山寨的市场价要便宜一些。

    虽然门面没有挂牌子,但因为很多人来买疗伤药的同时,也会顺道买些精致的蛋糕回去,所以也吸引了一些生意过来。

    晚间下了些小雨,天气变得有些湿冷,街上的行人少了一些,隔壁街的仿古酒楼开始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虞朝暮坐在店铺的玻璃窗边,这里支了个小桌子,低头玩着游戏,x在给冷柜里摆小蛋糕,他手里拿着夹子,问道:

    “您怎么也不出去玩一玩?整天闷在店子里,多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找谁玩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都没离开过手机,双脚踩在椅子上,哼道:

    “我等着明天他们开城主峰会,然后去看看那个重润雨,这误会实在是解释不清楚了,我就一剑把她给杀了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窗外细雨绵绵,界山城本就是一座坐落在山脚下的小城,末世后承蒙各方城主照料,倒也没让山上的变异植物侵害到这座小城一二。

    听说界山城和朝暮城的关系不错,朝暮城乃末世第一大城,平素里与别的城也保持着和平友好的关系,若是明日虞朝暮杀了重润雨,不知会引起多少城主的仇视。

    想起这个,虞朝暮心头就觉得畅快,她很快就要过上千夫所指的被追杀日子了,比起在界山城卖个蛋糕,这种无聊的温吞日子来,被整个末世大中小城追杀,想想就不晓得有多爽歪歪。

    所以虞朝暮有时候又觉着,不和利慈城的人有什么牵连,反而还是好的,到时候免得把利慈城给拖下水。

    蛰伏在界山城的这些天,她过得倒也是安逸,不是在店铺里卖蛋糕,就是在任务中心里耗着。

    不曾想过去找心心他们。

    细雨中,蛋糕店的门被推开,是隔壁那个,曾经被虞朝暮徒手拆了整个团的团长,叫什么来着的……六爷。

    六爷年约40多岁的男人,长得平凡魁梧,身材中等,身穿蓝色布衣,此时正一脸笑嘻嘻的看着虞朝暮和x。

    要说起六爷那个团,倒也没有格外污秽难堪到,让虞朝暮看不顺眼到必须拆了的程度,只是她最近在界山城的底层混得有些嚣张,一路拆了不少的酒馆、妓院、赌场的。

    正好六爷的团队受了一家赌场的保护费,虞朝暮来拆赌场,便与六爷对上了。

    于是顺手就把六爷的团给拆了。

    这六爷也是个奇人,被人拆了团也不恼,转身买了x一堆疗伤药后,给揍得鼻青脸肿的团员们一人发了一颗疗伤药,从此后,反而与虞朝暮和x的关系,愈发亲厚起来。

    蛋糕店里,六爷穿着蓝色布衣,笑着对虞朝暮说道:

    “九重天那边今儿晚上有个大单,说是去了一批大佬,要定一些精致的点心,大姐大,您接嘛?那九重天负责订货的是我妻舅,跟我关系好得很,您家的小蛋糕这么精致,一定能拿到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接啊,为毛不接?”

    橱窗边玩着游戏的虞朝暮,点头,对冷柜里的x说道:

    “你跟六爷聊聊疗伤药的订单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说罢,虞朝暮收起手机来,起身就要往九重天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X急忙喊住了她,给她递了个可以屏蔽五感的别针,道:

    “这个拿着,咱们在界山城结了不少的仇家,九重天里能人辈出,闹起来也可防被人追踪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一个爱好和平的人,会跟人闹起来吗?”

    虞朝暮不置可否,但还是伸手,接过x的那个可屏蔽五感的别针,现在的末世,跟十年前不一样了,十年前大约也就重寒煜一人的五感比较强大。

    但现在这个末世,很多人的异能等级都提上来了,随着异能等级的提升,五感也会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虞朝暮不是异能者,对别人的五感搜索没有等级压制,一个小小的初阶异能者,都能很轻松的追踪到她。

    说来,的确,虞朝暮虽然自诩和平人士,但她自进入界山城以来,到处打架,四处树敌,一会儿进了九重天,还不一定会遭遇些什么呢。

    她自己倒是无所谓,正愁没架打,但是别给人追踪到了x这里,连累了x才是!

    将别针别在自己的衣襟上,虞朝暮交代x,

    “好好看店,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潇洒走出蛋糕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X听话的应了,待得虞朝暮走后,他摇着轮椅从柜台里出来,笑看着六爷说道:

    “六爷,你可真是积极啊,团都被我们拆了,你还来给我们送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被大姐大拆了,可我不又组上了吗?”

    站在门面里头的六爷,笑呵呵的看着x,脸上笑得有些巴结的意味,道: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大佬,手指缝里漏那么一点儿,就够我们受惠不少的了,我当然要和你们打好关系,将来团队才能更大不是。”

    听着六爷这话,x便是意味不明的看着九重天的方向,笑道:

    “六爷是个明白人,今后定能平步青云。”

    明白人懂得站队,尽管混迹末世底层,可越是底层的人越是会察言观色,及时找准大腿方向,并牢牢把握抱大腿的机遇,这也需要点儿眼色与看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很明显,六爷站对了队伍!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